当前位置: 首页 >>校园新闻>>校园新闻

亚博\比起深夜食堂的敷衍泡面 温州点心的浇头更见真心

来源: 作者: 发表于:

甘樂醬 畫

 

最近,[隨著 的拚音:suí zhe]國產版《[深夜 的拚音:shēn yè]食堂》的開播,一碗泡麵刷足了存在[感 的英 文:sense]:刀疤臉大叔撕開泡麵的醬料包,將水煮沸,放入方便麵,煮熟後加上一撮酸菜和幾片肉,所謂的深夜暖心泡麵就此誕生,[成為 的拚音:chéng wéi]“泡麵三[姐妹 的英 文:sisters]”的摯[愛 的英 文:love]

我想,若是“泡麵三姐妹”來過溫州,[應該 的英 文:yīng gāi]會就此斷了對那碗泡麵的念想,轉而對著深夜食堂的黃老板重新點菜:“老板,來一碗帶澆頭的點心。”

溫州人吃點心,吃的[不僅 的英 文:not only]僅是麵或粉,還有澆頭。而北方人吃麵,也有澆頭,但麵裏的澆頭隻是配角。在吃麵這件事上,北方人比較直奔主題,麵是無可替代的主角,至於澆頭,若有則錦上添花,若沒有亦無關痛癢。溫州則截然不同,吃點心,澆頭是必不可少的。如果把煮點心比喻成畫龍,那麽澆頭毋庸置疑就是最後的點睛。沒有澆頭的點心,就好似不加油條碎和肉湯的糯米飯,看上去無傷大雅,但其實少了最動人的靈魂。

所以,要想吃到用心的有澆頭的麵,還是要到南方。在吃這方麵,溫州人顯現出典型的南方人特質,耐心好像比較足——好飯不怕晚,好麵,更要有好澆頭。麵,當然要煮;澆頭,更是要花時間細細烹製■亚博晚报■。溫州點心的澆頭花樣很多,而記憶裏最經典的澆頭,當屬簡約而不簡單的煎蛋■亚博图解■。說起來,雞蛋可謂“澆頭界”的老資曆成員了,能屈能伸,可視客人的口味而改變其做法——若愛吃煎蛋,那再方便不過,打一個雞蛋,入鍋煎至金黃;若心水自由奔放的炒蛋,亦可炒熟之後[單獨 的英 文:alone]盛出,稍後再與[其他 的英 文:other]配料“會師”,非常百搭。用熱油煸香薑末,放入木耳、黃花菜和肉絲等配料,倒入料酒、醬油等調料,這般翻炒,[都是 的拚音:doushi]熟悉的味道。

另外,大排也是頗受歡迎的澆頭選項。一般來說,在煮點心之前,就[可以 的英 文:can]早早地將大排備好:先用油將大排炸一遍,然後放入高壓鍋,加入老酒、醬油、茴香等調料,燉爛之後,肉質鬆軟,更加入味。當然,[人們 的英 文:People]也可以發揮主觀能動性,根據[自己 的拚音:zì jǐ]的喜好,將蝦幹、墨[魚 的拚音:yú]、魚餅等作為澆頭。

除此之外,澆頭背後的[故事 的拚音:gù shi],亦讓人心生暖意。聽長輩們說,在以前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,關於澆頭,人們擁有不言自明的默契。在溫州,當有客人來訪時,好客的主人會煮上一份帶澆頭的點心,這是大家多年來的待客之道。一般來說,溫州人會煮素麵或粉幹作為點心,煮好之後,再用大勺澆上香氣四溢的配菜,賣相溫馨,讓人食指大動。而上麵的澆頭,不管菜式[如何 的英 文:how],都是主人家對客人的真摯歡迎,是待客之情的直觀體現。而在以前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,客人吃點心時,主人家的孩子們有時會一邊遠遠地看著,一邊默默地咽口水。而客人們往往隻是象征性地動動筷子,將澆頭留在碗裏,給孩子們在客人[離開 的英 文:absence]後解饞。而這,大概就是那個年代裏人們的默契和彌足珍貴的“人艱不拆”。

現在,人們基本上[已經 的英 文:have been]很少特意給客人煮點心了。時代更迭,多了一餐一飯的豐足,亦少了一份煞有其事的鄭重。點心上的澆頭,有點像是大宅子門口的威武石獅,不僅僅是[一種 的英 文:one]正襟危坐的[形式 的英 文:form]感,還包含著一股任何[時候 的英 文:When]都不會敷衍生活的認真勁兒。

設想一下,如果你去別人家做客,別人給你端上一碗“隻要用心做就會好吃”的酸菜方便麵,就算你表麵風平浪靜,內心應該也已經萬馬奔騰。這不是“點心”的[問題 的英 文:foul-ups],而是“走心”的問題。這裏的“心”並不是指逢場作戲的禮數,而是指生活在人情社會裏,每個人珍視自我的這份“自重”:不管過得多麽捉襟見肘,多麽落魄狼狽,澆頭就像是平凡生活裏給自己設的一枚定海神針。你不拋棄對生活的珍視和鄭重,生活也會回饋給你相應的力量。說到底,泡麵看似快捷方便,其實是濃縮的敷衍。而點心看似家常,卻是溫柔而走心的關懷和誠意。

在溫州食客的字典裏,好像沒有“差不多就得了”這幾個字。吃這麽嚴肅的[事情 的拚音:shì qing],不管是自己還是別人,都不能湊合或敷衍。大概,煮點心,[準備 的英 文:ready to]澆頭,不僅是溫州人的“吃”之道,也是生存之道。阿灰

相關搜索:溫州 點心 食堂


本文由◆亚博消防器材◆发布;
sitemap.xml
账号登录
保持登录 忘记密码?